16小时网

成都滴滴师傅脑出血失去意识 乘客陪伴半小时

2018-11-19 08:35:31来源:有啥看啥阅读量:1060

11月17日下午6点,从事妇产科行业的李玮医生从重庆搭乘动车到达成都东站后,叫了一辆滴滴网约车回家,行驶在二环高架上,原本还在和自己聊天的司机却突然不再回应自己,车速也奇怪地慢了下来。

李玮发现,司机师傅似乎是生病了,不能言语,随后更是失去意识。李玮赶紧通过师傅的手机联系他的家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一直陪伴在司机身边,直到家属和120救护车到来。

二环高架上

滴滴师傅突然失去意识

“他(滴滴师傅)还是我叫的第二辆车。”李玮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7日下午,结束了在重庆的学习,搭乘动车返回成都东站后,自己预约了网约车回芳草路,第一辆车迟迟没来,李玮取消后重新下单,第二单正是熊师傅接下的。

3.png

↑平台上熊师傅的信息

“上车之后他问我怎么走,我说走迎晖路过去上二环高架。”李玮说,自己坐在后排,一路上和熊师傅说着话,正常情况下,从这条路只需要20多分钟就能到家。但天下着雨,路上车又多,车速开得不是很快。“这个时候他还是非常正常的。”

6点30分左右,当车辆行驶到玉林方向的万达广场时,李玮突然发现,车速奇怪地更慢了,距离前车已经有七八辆车的空余距离,但熊师傅并没有开上去,李玮看了看四周,也没有障碍,“我就问他,是车坏了?还是没油了?”

李玮说,此时,熊师傅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但没有动静,后座的李玮发现,熊师傅的肩膀似乎在抖动。

作为医生,李玮敏锐地感觉到,师傅是不是生病了?李玮提高音量,大声问师傅,是不是不舒服?是不是中午没吃饭?但熊师傅还是没有回应。

李玮立即安慰师傅,“我喊他不要怕,不要动,把车停边上。”李玮说,此时熊师傅大概还尚有意识,车辆缓慢地靠在接近路边的位置,李玮赶紧从后排开车门到前排,“我看到他还熄了火,把应急灯打开了。”

乘客风雨中陪伴半小时

一直握着师傅的手

李玮仔细一看,此时熊师傅的眼睛已经半睁半闭,询问他是不是有癫痫、高血压病史,还是熊师傅没有回答。“我摸了脉搏,还比较正常,但是在出汗,好像还在抽搐。”

李玮说,自己告诉熊师傅自己是医生,现在他脉搏很有力,应该没有生命危险,现在就打120。但是此时,熊师傅握着拳头朝外挥舞,似乎想说什么。

“我就一边安慰他、给他擦汗,一边看到他手机还在导航,就拿过来找家人联系方式。”李玮说,先拨打了熊师傅大姐的电话,但是没人接听,然后从微信里找到熊师傅妻子账号,语音电话也没有接。中途,李玮还尝试给熊师傅喂了点水,但没有喝进去。

后来,熊师傅的大姐和妻子相继接了电话,李玮告诉了他们情况和地址,特别询问了病史,但家人都说,熊师傅此前身体都很好,没有生过病。

在等待120和家人时,李玮握住熊师傅的手,掐住虎口位置,一直安慰着他。

大约在7点左右,熊师傅的家人和120救护车相继赶到了,在向急救人员说明了熊师傅之前的病情后,李玮由熊师傅的家人送回了家中。

家属:

熊师傅脑出血 仍在医院观察

17日晚上11点,根据李玮提供的救护车信息,红星新闻记者来到西部战区空军医院急诊科,一位医护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熊师傅已经于晚上10点左右转院至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还是有点严重,脑出血。”

↑17日晚,熊师傅被转院至华西医院急诊科

17日晚上、18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两次联系熊师傅的家人,熊师傅的侄子告诉记者,熊师傅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医生说是脑干出血,仍在医院观察治疗。

“他今年40多岁了,以前是开货车的,从滴滴开始运营应该就一直在开滴滴。”

在得知熊师傅被确诊为脑出血后,李玮十分紧张,一直在想,自己如果再早一点打120,或者直接开车去医院,会不会好一些,尽管李玮知道,那时候不明确病因,不敢擅动。

4.png

↑得知熊师傅转院,李玮深夜询问家属

“我还是很感谢这个师傅的。”李玮说,最后时刻,应该是熊师傅拼着最后的毅力把车尽量靠边,还熄了火、开了应急灯,如果车停在路中间,当时天黑下雨,路又滑,说不定会发生车祸,那就危险了。记者 于遵素 摄影报道

来源:红星新闻



预约看房
预约看房直通车 免费专车接您看房
预约成功!

我们将尽快联系您,请保持电话畅通。

下载16HOUR APP
一键呼车更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