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时网

直击台风"利奇马"48小时:狂风暴雨席卷中国东部

2019-08-12 07:49:08来源:重案组37号阅读量:1021

在中国天气网提供的卫星云图上,台风“利奇马”画出了一个“M”,挟带着狂风暴雨,席卷中国东部的若干省份。

新京报此前报道,“利奇马”不仅是2019年西北太平洋的最强台风,也是2019年登陆中国的最强台风,同时还是是1949年以来登陆华东地区的第三强台风,与2016年的台风“莫兰蒂”并列,仅次于1956年的台风“温黛”、2006年的台风“桑美”。

在面对“利奇马”的日子里,许多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浙江省台州市气象局原副局长陈宏义给市民写信,提示大家防台;安徽省绩溪县荆州乡纪委书记李夏,查看灾情时因公殉职;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胡乐派出所民警杨文军家中被淹,他回复妻子“人没事就好,我回不来”;山东省青州市环华救援队出外救援,截至7月11日下午7时许,帮助了200多人。

7月11日20时50分,“利奇马”在山东青岛二次登陆。

▲今年第9号台风“利奇马”未来72小时路径概率预报图。图源:中央气象台

8月9日,登陆前:严阵以待

早在“利奇马”登陆前十个多小时,8月9日15时25分,台州市气象局原副局长、台风专家陈宏义给台州人民写了一封信。

陈宏义在信中表示,再过12小时,新中国成立以来登陆台州的最强台风就将来袭,并对市民做出相应的安全提示。陈宏义在信中说:“我们所面临的,可能是一辈子都难得遇见的强天灾……现在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充分的应急准备。”

浙江气象部门监测显示,截至8月9日14时,三门县枧头村累计降水已达161.8毫米,平阳县平屿出现43.0m/s的14级大风。

8月9日18时,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台风红色预警:8月9日17时,“利奇马”位于浙江省温岭市东南方大约145公里的东海南部海面上,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6级(55米/秒),中心最低气压为930百帕,七级风圈半径300-380公里,十级风圈半径100公里,十二级风圈半径40公里。预计,“利奇马”将于8月9日半夜前后到8月10日早晨在浙江椒江到瑞安一带沿海登陆(强台风级或超强台风级,14-16级,45-52米/秒)。

▲8月9日,浙江,台风来临之前,部分民众已被转移到了安置点。图片来源 / 王刚(浙江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浙江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启动了防台风Ⅰ级应急响应。

浙江多地也发出预警信号。浙江省气象局官网显示,8月9日中午12时起,当地发布了106个预警信号:17时左右,仙居县综合行政执法局发布内涝红色预警;18时许,宁波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发布地质灾害气象风险红色预警;平阳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平阳县气象局发布海浪红色预警;20时许,舟山市定海区、岱山县和嵊泗县发布台风红色预警等等。

8月10日,浙南:风狂雨骤

8月10日凌晨1时45分左右,“利奇马”在浙江省温岭市城南镇登陆。

两三个小时后,它就给永嘉县的一个小山村带来了灾难。

新京报记者从永嘉县应急管理局获悉,8月10日凌晨,台风登陆,永嘉县岩坦镇山早村一山体因特大暴雨,引发山体滑坡,滑坡后堵塞了河流,10分钟内山洪最高水位涨到10米。该村约120人被洪水围困。因溪水上涨太快,部分村民来不及撤离到安全位置,堰塞湖又突发决堤,造成人员伤亡和失联。

当地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事件发生于8月10日凌晨四点多。据永嘉传媒集团旗下微信公共账号“中国永嘉”消息,截至8月11日下午16时,已有23人遇难、9人失联,全村房屋共有244间,其中52间房屋坍塌(绝大部分为木制房,少数为砖瓦结构房)。

▲8月10日,浙江乐清大荆镇,台风过后,现场一片狼藉。图片来源 / 九爷

永嘉县应急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救援人员已于8月10日上午7时到达现场,部分通信已经恢复。

台风登陆的温岭市,狂风骤雨给城市带来了严重的内涝,也有乡村道路中断。

8月10日下午,温岭市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台风过境后,温岭多地出现内涝情况;此外,温岭多地出现了大面积的停水停电,正加紧灾后抢修工作。

温岭有些乡村道路因山体发生泥石流而中断。温岭市公路管理局城南公路管理站的工作人员林仙国说,好几条路都堆了折断的树和泥土,车辆完全过不去。

和温岭市同属台州市代管的临海市,当地一座重要文物在台风下遭了殃。当地市民告诉新京报记者,有千年历史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台州府城墙城墙根被淹。临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城门失守”,并提醒当地居民注意安全。

▲灾后临海城区。台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信公众号“台州发布”图

8月10日,临海:通过微博微信联系救援

登陆后,受地形影响,“利奇马”有所减弱,8月10日9时已减弱为强热带风暴级强度。

从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旗下的中国天气网公布的台风路径来看,“利奇马”登陆后的轨迹就像一条长蛇,弯弯曲曲地朝着北方走。在浙江境内,它大致的方向是西北偏北。

除了古迹被淹外,临海市城区还出现内涝,多人被困。应急管理部官方微信公众账号信息显示,目前临海市内抢救疏散被困人员1063人。

蓝天救援队亦参与了救援,其官方微博信息显示,10日起,9支蓝天救援队伍共78人在临海市三峰路附近连夜展开受困群众转移。截至11日8时30分,蓝天救援队临海水灾救援现场成功转移受困群众204人。

8月10日,新京报记者从临海市公安局了解到,临海受灾后,警方便出动冲锋舟转移被困市民。

多位临海市民告诉新京报记者,8月10日下午救援电话一直处于忙线。“还好公安局在微博和微信上也开通了求助渠道。”其中一位市民说道。

对此,临海市公安局回复新京报记者,当时报警的人太多。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临海市许多受困居民在临海市公安局,救援队和本地媒体微博、微信公众账号下留下被困地址和联系方式求助。微信朋友圈内,许多当地市民看到求助后转发,让救援人员及时看到。

8月10日,李悠(化名)就在网上发布了住处的地址和电话,寻求救援人员的帮助。

李悠回忆,台风登陆当日下午,洪水“莫名其妙”就涨起来了,当时她正在小姨家,和小姨、姨丈、小姨9岁的儿子等人在一起闲聊:“房子一楼是小姨开的鞋店,看到水位上涨赶紧下楼把店里的鞋子搬上楼。不久之后水位越涨越高,没多久,水就涨到到接近二楼的位置。”

李悠说,他们家在临海市古城街道,房屋是老式结构的木房子,楼房偏矮,第一层距地面的距离在2米到3米之间。当日下午房里断了电,天黑之后李悠什么都看不见。

李悠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当日下午5时许开始报警,同时用4部手机打,却一直打不进去。他们还拨打了119和各种救援队的电话,但电话都无人接听或者打不通。

李悠拜托朋友给临海市公安局微博发了私信,还在朋友圈、微博上发布了求助信息,很快救援队便与他们取得联系,并于当日23时左右,将他们接到冲锋舟上,转移至集体安置点。

坐上救生艇后,李悠发现,一路上沿街楼房内有许多被困人员,等待着救援。

李悠对台风见怪不怪,基本每年都要经历两三次,因此这次台风前,他收到预警时并不在意:“印象中的台风就是刮风下雨,可能水到脚踝这就差不多了,没想到今年不知为什么突然没过了一楼顶,到二楼了。”

8月10日,临海:市民自费购买冲锋舟救灾

8月10日,新京报记者从临海市公安局了解到,为了救援城区被困人员,当地在官方微博、微信公众账号发布紧急征用市民冲锋舟的信息。

8月10日夜间,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多位台州市民在朋友圈转发一条市民自费购买20艘冲锋舟,招募冲锋舟驾驶员的信息。

8月11日,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冲锋舟的购买者,他目前在临海经营一家工厂。8月10日18点左右,他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临海市紫阳古街一带洪水的视频,同时看到当地政府官方微信发布征用冲锋舟的消息,以及水库放水、灵江回潮的消息,觉得应该为本地做点事情。

于是,他联系110指挥中心确认救灾现场需要冲锋舟后,在网上跟卖家谈好价格,将7万元付给卖家,让公司员工帮忙将冲锋舟装车运往救灾现场。同时让朋友帮忙发朋友圈寻找驾驶员。有20多位志愿者赶到了救援现场,有些甚至是从40公里或50公里外赶来,连夜对临海城区受困群众进行转移和安置,并未还没有转移的小巷居民送矿泉水、饼干等食物。

▲8月11日下午,临海部分路段仍有积水,一位市民在街上购买补给品后,趟水回家。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8月11日下午,天气放晴,积水也渐渐散去。13时许,新京报记者在临海古城望江门外看到,上百名官兵在城门口垒重约15斤的沙袋,累积有1米多高。

一名战士手提沙袋匆匆走过,他介绍,上午已搬运了三四百个沙袋。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8月10日晚间,距离城门几百米的灵江水位上涨,漫上路面直入城内。一名官兵回忆,当日9时许就已到达城门外围,但由于水势太大,一度无法靠近。直至8月11日上午,他们才涉水来到城门外:“当时积水差不多到大腿位置。”

望江门被水流冲刷的痕迹仍清晰可见,红色的铁门靠支架和沙袋支撑着。上述指战员介绍,此次加固沙袋,是防止因降雨、上游分洪等因素涨水,水再灌入城内。

新京报记者通过城门,进入城内,街边的商户门窗已不见踪影,地上散落着变形的铝合金门窗、碎玻璃等。新京报记者在一家商户实测,涨水留下的痕迹约为2米。

8月11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在临海城区看到,大部分路段积水已经退去,但仍有部分路段积水严重。

8月11日,安徽:“人没事就好,我回不来。”

8月10日20时,“利奇马”在浙江省湖州市境内由强热带风暴级减弱为热带风暴级,并于不久后移出浙江。

虽然台风没有直接路经安徽,但它给安徽也带来了狂风骤雨。狂风骤雨之中,也有人间真情。

8月1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安徽省政府新闻办获悉,受台风“利奇马”影响,安徽省宁国、广德、绩溪部分地区房屋倒损、农作物被淹、道路桥梁冲毁、供电和通讯中断。截至8月11日11时,安徽省受灾人口5.22万人,因灾死亡1人;直接经济损失5106.4万元。目前,该省已启动IV级救灾应急响应。

8月11日6时,安徽省绩溪县荆州乡纪委书记李夏的遗体被找到,并确认因公殉职,年仅33岁。新京报记者从绩溪县公安局金沙派出所证实,他于8月10日查看灾情时,被“利奇马”带来的泥石流冲走。

绩溪县政府官网公示信息显示,李夏,男,汉族,1986年7月出生,本科学历。201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8年2月参加工作。2019年4月至今,在荆州乡政府任乡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邻近绩溪县的宁国市受台风影响引发暴雨。

宁国市政府官网于8月10日晚发布了《紧急通知!危险地带人员立即转移!》,称宁国市已经发布Ⅰ级洪水预警,河沥溪水位站水位将达54.5m。根据安徽省防指、宣城市防指的要求,请城区范围内皖赣铁路线以东、S104以西、东城大道以南、青山路以西及汪溪街道石村片所有人员立即实施安全转移,并妥善安置。

新京报记者从宁国警方获得的当地受灾视频获悉,台风“利奇马”过境后,宁国发生山洪,部分地区积水严重,洪水倒灌至村庄。

灾害中,警察仍然坚守在抗台一线。宁国市公安局胡乐派出所民警杨文军家中被淹,他回复妻子:“人没事就好,我回不来。”

8月1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宁国市公安局胡乐派出所了解到,8月10日晚,“利奇马”给宁国市胡乐镇带来暴雨灾害,正在搜救群众的杨文军,收到妻子发来的信息:“家里被淹,一楼进水,损失严重。”杨文军回复:“人没事就好,我回不来。”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段视频显示,杨文军家中客厅已被浑浊的洪水淹没,屋外洪水高度约为半米高。胡乐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说,在山洪发生后,全所民警都投入到抢险救援当中。目前,杨文军仍坚守在一线岗位,参与救援。

8月11日20时,“利奇马”逼近山东沿海。

受“利奇马”影响,寿光市及青州、昌乐、临朐等上游县市普降特大暴雨。

寿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介绍,8月10日9时至11日14时,寿光市平均降雨278毫米,最大降雨点在纪台镇,达到321.8毫米,此次过程降水量为自1959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大一次降水。相关负责人称,由于本次强暴雨持续时间长、强度高,据初步统计,寿光市低洼易涝区1.8万个大棚进水,农田受灾面积13万亩,沿河部分村庄9.3万群众撤离。

寿光市教体局相关工作人员称,8月11日凌晨1时30分,教体局机关20余名抗洪人员赶往纪台镇同兴村,帮助村民做好紧急排涝工作。上午5时,教体局机关50余人分赴纪台镇、营里镇,参与群众安置工作。截至目前,寿光市已有25所学校作为群众安置点,当地共出动86辆校车,1216名教师参与救援,安置撤离居民6000余人。

与寿光市同属潍坊市代管的青州市,环华救援队出外救援,截至7月11日下午7时许,帮助了200多人。

环华救援队队员杨俊芃告诉新京报记者,2014年他回到家乡青州,参加了当地的环华救援队。8月10日,青州市下起雨,多处道路积水严重,杨俊芃在朋友圈看到很多人被困在路上。他拿上拖车绳子、应急电源和施救工具,就出了门:“我把手机号发在了微博上,有需要的人可以给我打电话。”

杨俊芃说,帖子发出去没多久,他就接到了求助电话,一名司机的车子被淹。他和另外三名志愿者结伴到路口,见到一辆白色轿车半个车身都被淹在水里。杨俊芃和志愿者下车,冒着雨用拖车绳绑好白色轿车,将车子慢慢往外拉到积水少些的地方

截至新京报记者发稿时,杨俊芃已经帮助28辆车脱离水域:“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把车子拉出水域后,会检查进水情况,帮助司机联系最近的汽修厂。如果司机需要,再把他送回家。”

8月11日上午9时许,谭坊镇的居民陈女士联系杨俊芃求助,她家中12岁男孩被狗咬伤,急需去城区医院打狂犬疫苗并清理伤口。杨俊芃说,接到电话后,他和两名志愿者赶到陈女士家,接上孩子就往医院赶,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孩子送到了医院。

陈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孩子被咬后哭闹不止,她打了一个多小时的车,都没有司机应答。正着急的时候,她看到了杨俊芃的帖子,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他打了电话:“没想到志愿者会这么快赶过来,非常感谢他们。”

“我们很多志愿者在十几个小时里只吃了一块在超市买的面包,实在是没时间。”杨俊芃告诉新京报记者,环华救援队现在已经有80名志愿者。等雨小一点,志愿者们会到积水点进行疏通,将被落叶等杂物堵塞的下水道进行清理。

杨俊芃曾在北京参加过多次救援行动,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志愿者,觉得有人需要帮助,我就尽力去帮他。”



预约看房
预约看房直通车 免费专车接您看房
预约成功!

我们将尽快联系您,请保持电话畅通。

下载16HOUR APP
一键呼车更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