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时网

患癌妈妈再生脓毒症,西昌选美冠军放弃美国工作机会回国救母

2018-10-24 14:31:43来源:有啥看啥阅读量:1089

家庭突遭变故,大一女生两次休学打工完成学业、供弟弟读书生活,曾获两届选美大赛冠军,生活正在逐步走回正轨,不料——患癌妈妈再生脓毒症。

“妈妈,你今天的脸没有那么肿了。”“现在头发长出来一点了,等你醒了就不用戴假发了。”10月23日下午4点,在四川省肿瘤医院重症监护科病房,王加丽一边跟妈妈说话,一边给她做着按摩,尽管不知道昏迷中的妈妈能不能听见,王加丽自顾自地念叨。

2012年,王加丽的爸爸病故,妈妈秦富芝也因特殊原因离家,只剩下刚刚大一的王加丽和高二的弟弟王加林。为了给自己和弟弟挣学费、生活费,王加丽两次休学,送牛奶、教画画、夜市上摆摊卖衣服,一天最多的时候要做5份工作。后来,妈妈回家了,心疼妈妈的王加丽把妈妈接到身边,靠着当模特、礼仪的兼职养活自己和妈妈,还曾获得2017年西昌凉山彝族火把节彝族传统选美大赛和中国西昌选美大赛冠军。

今年,王加丽毕业了,正要签约工作,秦富芝又确诊乳腺癌,连续5次化疗用光了王加丽最后的积蓄,10月17日,秦富芝因脓毒症命悬一线,正在美国寻找工作机会的王加丽再次放下刚刚有所起色的工作,赶回成都。

▲10月23日,四川省肿瘤医院,彝族女孩王加丽照顾患癌的母亲,王加丽偷偷擦眼泪。

父亲病故 家庭生变

16岁大一女生两次休学打工 不料被骗半年工资

2012年之前,王加丽和大部分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父母宠爱,生活无忧。就在那一年,王加丽的爸爸病故,妈妈也遭遇意外,上大学的王加丽和高中的弟弟王加林一下子几乎成为了“孤儿”。

“我知道我必须要读书,弟弟也要生活费、学费。”王加丽申请休学,带着200元南下,通过同学的妈妈,在广州一家公司找了一份前台的工作,每个月2000多元工资。当老板向王加丽提出“知道你需要挣学费,工资先帮你收着,用再给你”的建议,初涉社会、懵懂的王加丽同意了,不料,半年后,王加丽却一分钱工资都没有拿到。

幸好,在广州还有同学的妈妈罗阿姨照顾,王加丽开始四处找工作,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做5份工。“早上4点起来,自己骑车去给别人送牛奶。”王加丽说,七点半送完牛奶,再去奶茶店打工,后来自己还买了做指甲的工具,上门去帮别人做指甲,“刚开始的时候,没人知道,还要挨着敲门去发广告。”王加丽说,晚上还要去夜市摆摊卖衣服。打工第一年,王加丽的体重从150斤骤减到了100斤。

加上罗阿姨的帮助,王加丽凑够了大二的学费,每周还能给弟弟打生活费。“我说我必须要回去读书。”于是,王加丽回到学校,半工半读,念完了大二。可是,大三的学费怎么办?“我读的艺术专业,每年的学费等加起来差不多要2万。”

于是,原本该升入大三的王加丽又一次休学挣钱,此时,高中毕业的弟弟实在不愿意姐姐一个人挣钱养家,也辍学四处打工,酒吧、船厂、餐饮,刚开始也挣不到钱。“后来我就主要卖衣服,阿姨有朋友在服装厂,我自己去拿货、搬货、摆摊。”为了节省下往返工厂的车费,王加丽干脆就住在仓库里,还能节省房租,正值盛夏,厂里闷热得难受。就连过年,王加丽也是一个人在屋里吃方便面。

“有时候我给她生活费,她如果自己挣到了,还要给我退回来。”王加丽同学的妈妈罗海霞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王加丽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但是又特别坚强。

▲比赛中的王加丽(中)  受访者供图

兼职模特礼仪挣学费、生活费

曾两次获得选美大赛冠军

2017年,妈妈回家了,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好,心疼妈妈的王加丽将她接到学校,租下一个房间。“大三大四就主要在成都了。”学播音主持专业的王加丽因外形条件较好,开始逐渐接一些主持、模特和礼仪的兼职,后来慢慢地,附近市州的兼职也跑。

有一次,重庆举办车展,王加丽兼职模特,但同时,她还接下了成都的活动主持。“白天去重庆车展,结束了赶紧坐动车回成都,晚上主持完了再回去。”王加丽说,整整三天,化妆、补妆都在车上,每天睡不到三四个小时。

2017年夏天,在西昌有凉山彝族火把节彝族传统选美大赛,原本没有打算参加的王加丽想到,可以带妈妈回趟米易老家,便报名了。7天活动时间,妈妈陪着王加丽培训、彩排、比赛,最后,王加丽拿下了冠军,获得“金索玛”称号。后来,王加丽还获得了中国西昌选美大赛的“金索玛”。

提起自己曾经吃过的苦,王加丽说,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走过来的。但能够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四处打工的弟弟也回到成都找了一份踏实的厨师工作,眼看着,曾经混沌的生活开始回到正轨,又有了家。王加丽甚至开始计划,要多挣点钱,最好买个房,给弟弟开家店,但,意外又一次来了。

▲比赛中的王加丽(中) 受访者供图

今年4月,因为毕业设计作品出色,王加丽受邀到美国,眼看就能够签约,突然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她确诊患上乳腺癌。王加丽放弃工作机会,回到成都,妈妈开始接受化疗。“到第5个疗程的时候,妈妈的精神状态都很好,我以为就好了。”王加丽说,尽管妈妈这一病,也花光了自己几年存下的10余万元。

9月9日,王加丽再次出发前往美国,寻找工作机会,身体好转的妈妈还去机场送她。“你好好化疗养病,等我回来我要给你一个家,给你买房子,带你去旅行。”王加丽和妈妈约定,秦富芝也答应说:“好!”

▲10月23日,四川省肿瘤医院,彝族女孩王加丽照顾患癌的母亲,帮母亲擦拭面部。

再生变故

癌症母亲突发脓毒症  

10月17日,当地时间凌晨4点,距离和妈妈的约定刚过去一个月,王加丽接到弟弟电话,那头,弟弟哭得撕心裂肺、泣不成声——妈妈突发脓毒症,多器官衰竭,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接过电话,告诉王加丽,如果不接受透析治疗,患者可能撑不过5小时。

“刚到一个月,我都在试镜,刚刚可能有机会。”王加丽又一次不顾一切地放下工作机会回国,一路上,王加丽几乎哭干了眼泪,嗓子也哭哑了,但见到弟弟,王加丽又把眼泪擦干了。“我不能让他看到我哭,我要是哭了,他就更没有支撑了。”王加丽说。

罗海霞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自己接到弟弟王加林电话时,正在外地,赶紧又赶回来,“(抢救)只交了3000元,我来之后再交了3000元。”截至23日,秦富芝的抢救已经花费了10多万元。

▲10月23日,四川省肿瘤医院,彝族女孩王加丽照顾患癌的母亲,帮母亲按摩。

四川省肿瘤医院危重医学中心住院ICU主任卢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患者因术后化疗引发的骨髓抑制,免疫功能低下,发生脓毒症,肾脏等器官衰竭,情况确实很危重,经过几天抢救,有所好转,但仍未脱离生命危险。特别是血液净化类治疗需要专门的特殊医学材料,且属于自费范围,因此,家属的经济负担来说也很重。“我告诉他们至少现在要准备十多二十万,后续还有感染关和营养关。”

“之前妈妈生病的时候,同学也告诉我可以去众筹,我不愿意。”王加丽说,总觉得应该靠自己去想办法,但这一次,妈妈躺在病房里,短短几天就欠下10多万,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19日,王加丽在网络上发起筹款,“我的同学、老师,还有以前工作认识的人,都在帮我转发捐款。”截至23日下午7点,网络筹款达到了13万元。

▲10月23日,四川省肿瘤医院,彝族女孩王加丽照顾患癌的母亲,虽然母亲尚未苏醒,但王加丽每天都来陪她说话给她加油。

从美国回川,王加丽来不及倒时差,天天守在ICU外,不曾离开,晚上就和弟弟、小姨在医院的座椅上将就睡觉,吃饭也只是馒头包子凑合。每次到探视时间,王加丽都在病房里,给全身插满管子的妈妈按摩按摩身体。下午5点50分,王加丽要搭乘一晚上的火车回老家,尽可能地想办法筹医药费。

捐款链接:https://www.shuidichou.com/cf/contribute/fa1960f6-d9a3-4a07-bc0c-ba76dbf70abf?channel=wx_ckr_task_weibo

记者 于遵素  实习生  张芳 摄影记者 刘海韵  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成都商报





预约看房
预约看房直通车 免费专车接您看房
预约成功!

我们将尽快联系您,请保持电话畅通。

下载16HOUR APP
一键呼车更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