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时网

失忆的妈妈,我教你重新识字 从我的名字开始

2018-11-19 10:03:58来源:有啥看啥阅读量:1060

蔡承成和妈妈

蔡承成帮妈妈揉肩

11月7日,10岁的宜宾市筠连县胜利街小学五年级(7班)学生蔡承成,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邀请,参加“2018寻找最美孝心少年”大型公益活动颁奖典礼。参加这个活动的原因,是4年前蔡承成的妈妈突发脑溢血,昏迷苏醒后失忆,时年6岁的蔡承成帮妈妈复健、教妈妈识字,至今仍每天牵妈妈回到定水河对岸奶奶家里吃饭,是感动筠连县城的“孝女”。

我刚六岁上小学

妈妈成了“植物人”

蔡承成是家里的“二妹”,哥哥蔡凌志比她大8岁。蔡承成出生在一个四世同堂的家庭,父母蔡勇、陈丽在筠连县城开了家电脑公司,销售电脑整机及配件,日子过得平静而普通。蔡承成像县城所有孩子一样,先后入幼儿园、小学。在她三岁时,妈妈陈丽买了一摞识字卡,每天教女儿识字。

2014年下半年刚刚就读胜利路小学,蔡承成的曾祖父病重,饱受病痛折磨。蔡承成每天放学,都会在曾祖父的床前跟曾祖父聊天。蔡承成学会了给曾祖父揉腰、捶背,端茶递水,让老人在人生的最后时光到享受到天伦之乐,减轻了老人的痛苦。

2014年10月29日晚,平时血压就高的陈丽在和蔡勇外出散步时,突感头痛。回家后卧床休息,昏迷不醒。蔡勇等家人连夜送医抢救,陈丽被诊断为脑溢血。因病情严重,陈丽辗转筠连、宜宾都无法医治,最后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做了开颅手术,才“捡”回来一条命。手术虽然成功了,但陈丽却一直没有醒来,成为医学意义上的“植物人”。

妈妈患病住院后,班主任杨丹注意到了蔡承成身上的细微变化: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年仅6岁的蔡承成忧心忡忡。幸运的是,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关心下,蔡承成很快调整过来,恢复了往日的活泼。虽然妈妈的病没有影响到蔡承成的学习,但此后妈妈在成都住院的日子,她放学后比其他同学多了一份“家庭作业”——给妈妈打电话。

“妈妈,你要快点好起来哦,争取早点出院,我想你了。”陷入昏迷的妈妈不能接听电话,爸爸蔡勇就把女儿、儿子每天打来的电话录下来,用小音箱在妻子耳朵边反复播放。每到周末,蔡承成和哥哥也会被接到成都,陪在床前,呼喊妈妈。

一个多月后,奇迹出现,儿女和丈夫的呼喊终于让陈丽苏醒过来,有了些许意识,遂转回宜宾二医院继续康复治疗。

进行康复训练

我当妈妈的“小医生”

时隔4年,蔡承成仍然记得妈妈从医院回家时的状况。“妈妈坐在轮椅上,左眼正常,右眼往上翻,好像看不到东西。”蔡承成说,那时的妈妈生活不能自理,无法走路,失去记忆,智力只相当于几岁的孩子,妈妈“心知肚明”,却无法表达出来。“妈妈认得我是成成,但就是叫不出来。”刚开始那阵,蔡承成对妈妈挺担心的。

陈丽在医院住院数月后回家,仍需康复治疗。在前期抢救耗费大笔开支的情况下,蔡勇要一边经营小店,一边筹钱为妻子进行后续复健,经常早出晚归。其时,大儿子蔡凌志也刚刚升入初中,课程紧张,常常要很晚才到家。因康复需要,蔡勇给妻子买了个康复器械,陈丽手摇脚蹬,进行康复训练。

每天至少半个小时以上的高强度体能训练,让大病后的陈丽感到很吃力,不多久便腰酸背痛,不愿坚持下去。“想偷懒,我就不同意,监督妈妈做完训练。”时年6岁多的蔡承成既是妈妈的生活“小助手”,又是康复“小医生”。每天早晚各一次,蔡承成都要协助、监督妈妈做完全套的康复体能训练,才会出门上学,或上床睡觉。

原来妈妈教我

现在我教妈妈

“妈妈血压高,康复期还得不停地吃药,没人提醒她就忘了。”陈丽有次自己拿药,手被药物包装划伤了。蔡承成心痛妈妈,就把药板上的胶囊一颗颗剪下来,分装在不同口袋里,以防妈妈划伤自己。为了提醒妈妈吃药,蔡承成在沙发对面的白墙上,贴了7张卡通头像,对应着袋子里妈妈每天要吃的药,“自上而下,就是星期一到星期天,妈妈吃药不会搞混。”

脑溢血导致的颅脑损伤几乎带走了陈丽的全部记忆。曾经能熟练地用电脑打字、制表、做账的陈丽,苏醒后连一个字也不认识。如何让妈妈早日恢复、说话、识字?年幼的蔡承成想了很多办法,都没什么效果。有天蔡承成灵机一动,想起了妈妈教自己识字时使用过的识字卡。

“原来妈妈教我识字,现在我教妈妈识字,应该可以帮助她想起以前的事。”说干就干,第一天教妈妈“成”。“成,Cheng,成功的成。”妈妈给蔡承成起的小名就叫成成,“成”字教了三遍,妈妈读出来,并记住了。“我把教妈妈的汉字,和我喜欢的动物、食物结合起来,增加妈妈的兴趣。”蔡承成教妈妈认“苹果”,就拿来一个苹果给妈妈闻闻;认“兔”字,就抱来一只小兔子。

刚开始,蔡承成每天只能教妈妈一个字,多了她记不住;再后来教两三个字,慢慢地,妈妈重新掌握了说话、识字、阅读和简单的数学计算。如今,陈丽已能帮忙照看店铺,做简单的工作,身体正在逐步康复。

牵妈妈回家吃饭

是我每天的“必修课”

在班主任杨丹眼里,蔡承成天生就是块读书的好料子。“妈妈刚生病那学期,按理说对孩子是有影响的,但是期末蔡承成还是考的‘双百分’。”胜利街小学相关负责人认为,虽然小学并不看重成绩,但成绩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蔡承成对学习的态度和抗压能力。

相对于同班的其他同学来说,因为要每天早上帮妈妈做康复训练,因此蔡承成要比同学至少早起床一个小时。蔡承成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她每天还要比其他同学早赶到教室,带领大家晨读。因为蔡承成的孝心故事广为传播,过去4年里,她还要不断接受记者采访,赶到宜宾、成都、北京参加各类表彰活动。但这些,都没有耽误过她的学习。

在陪伴妈妈“成长”的路上,蔡承成先后获得宜宾市第三届孝心美德少年、四川省新时代好少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18寻找最美孝心少年”候选人等荣誉,更是年年被学校评为三好学生。“在荣誉面前,蔡承成从不骄傲自满,她在全班最有人缘。”杨丹告诉记者,同学们都喜欢和蔡承成一起学习、玩耍。

11月16日,正值星期五,记者赶到筠连县胜利街小学时已近中午,学校大门口围满了前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学生们从小到大,依年级排列,鱼贯走出校门。和别的孩子由家长来接不同,蔡承成放学后径直走到几百米外的电脑铺子,牵着妈妈往外走。因为妈妈还没有完全康复,意识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蔡承成紧紧攥着妈妈的手走过玉壶公园、定水河便桥回家。

“牵妈妈回家吃饭”,这跟教妈妈识生字一样,也是蔡承成每天的“必修课”,带着妈妈到横贯县城的定水河对岸的奶奶家吃午饭;饭后又把妈妈送到店里,再去学校,下午又牵妈妈回家。如此反复,风雨无阻。这一幕,成了近年来筠连定水河畔,一道独特而又感人的风景。记者 罗敏

来源: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预约看房
预约看房直通车 免费专车接您看房
预约成功!

我们将尽快联系您,请保持电话畅通。

下载16HOUR APP
一键呼车更快捷